《在Skiringssal中的Kaupang》(Kaupang发掘项目出版物系列第1卷)– Norske Oldfunn XXII)
Dagfinn Skre编辑
奥尔胡斯大学出版社(Aarhus University Press),39.95英镑(HB)

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系主任威廉姆斯(Richard Hodges)教授选择&人类学博物馆。

对此书最大的称赞是可以与霍尔格·阿布曼(Holger Arbman)在1940年代出版的瑞典比尔卡维京人专卖店的伟大专着中进行比较。

借鉴夏洛特·布莱因德海姆(Charlotte Blindheim)在1950-74年在Skiringssal – Kaupang进行的开创性研究的成果,该研究最终于1999年发布,因此发起了一项采用现代方法的新运动。

达格芬·斯克雷(Dagfinn Skre)着手定义Othar在890年代访问国王阿尔弗雷德(King Alfred)的法院时所描述的港口。 Skre得出结论,Kaupang是由丹麦国王在公元800年左右,以及早期的维京镇Hedeby(德国)和Ribe(丹麦)建立的,它代表了当时丹麦王国的贸易场所。他对英格格(Ynglingtal)诗歌的阅读证实了他的理解,即挪威西南部的这一地区位于约800-950年的丹麦领土内。

大量的著作为维京时代的一个特别富裕的地区提供了见解,因此对这一时期的城市主义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本文摘录于《世界时间史》第26期中的完整文章。 点击这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