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赛勒斯缸的专家欧文·芬克尔(Irving Finkel)宣布,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马骨头上刻有赛勒斯宣言的摘录,是真正的古代复制品。

这一发现提出了有关公元前一千年伊朗与中国之间关系的重要问题,以及为什么该文本对中国人来说足够重要。赛勒斯宣言的原始文字刻在直径约225毫米(9英寸)乘100毫米(4英寸)的烤制粘土筒上。它是在居鲁士大帝于公元前539年征服巴比伦后的某个时间以阿卡德楔形文字编写的。该文本通常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人权宣言,其中包含赛勒斯的诺言,即恢复城市及其庙宇并改善其公民的数量,并承认他们享有自由和礼拜自由的权利。

考古学家霍尔木兹德·拉萨姆(Hormuzd Rassam)于1879年挖掘出的圆柱体,曾经被认为是一个独特的物件,是在居鲁士重建时,在古老的巴比伦主庙伊萨吉拉(Esagila)的地基中埋葬的。然而,在2010年1月,芬克尔在大英博物馆的藏品中发现了另外两个刻有圆柱体提取物的黏土片,并推断出文字的复制和传播程度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他决定重新检查1985年由中国医生薛慎为捐赠给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一对中国骨头,薛神为于1935年和1940年购买了这些文物。赛勒斯宣言由中国麻醉学家吴玉红宣布,但第二个文本尚未确定,也没有骨头的年龄。

芬克尔(Finkel)在6月在大英博物馆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上宣布了他的初步结论:他说第二块骨头上的铭文也来自赛勒斯宣言,并且复印机使用的文字并非来自赛勒斯圆筒本身,而是来自中间版本。骨头上的文字省略了原始文字,楔形文字的楔形是古代波斯文士所用的样式,其发展程度低于原始圆柱上的文字。


本文摘自《世界时间史》第43期发表的全文。 点击这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