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人认为,女性在古希腊的评价仅比动产低’,曼彻斯特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特里·布朗教授说,‘但是我们的工作现在表明这个概念是错误的。’这项新研究涉及从在迈锡尼城堡内的坟墓中发现的35个遗体中提取遗传物质,该遗物于1870年代由海因里希·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发掘,他宣布‘我发现了阿伽门农(Agamemnon),奥利梅顿(Eurymedon)的坟墓,以及他们的同伴,都在克吕泰涅斯特拉(Clytemnestra)和她的情人埃吉斯托斯(Aegisthos)的宴会上被杀死。’

当时,吸引了注意力的是阿伽门农的金黄色口罩,但现在正在研究的是碎骨。此后,布朗教授成功地从四套残骸中提取了少量的线粒体DNA。他发现,其中两个男性没有亲戚关系,但另外两个是‘密切相关的,可能是兄弟姐妹或表亲’。同样来自曼彻斯特大学的约翰·普拉格(John Prag)和理查德·奈夫(Richard Neave)完全独立地重现了坟墓中七个人的面孔,并得出结论,这两个人的外表非常相似–可能是兄弟姐妹。

但是布朗教授说‘关键是我们现在知道这名女子被埋葬在一个富有的坟墓里,并不是因为她是一个有权势的男人的妻子,而是因为她具有同等的地位。现在看来,古希腊的妇女按出生权担任权力职务。’布朗教授补充说,考古学过去是面向男性的职业,他们以面向男性的方式解释他们的发现。‘That is now changing’, he said, ‘和古希腊的妇女正以崭新的面貌出现。’ •


本文摘自《世界时间史学》第30期发表的全文。 点击这里订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