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会议期间,我们不禁注意到标有“大英博物馆的非洲”的巨大横幅。有人告诉我们,今年“整个伦敦的展览馆都在非洲05的大伞下庆祝非洲,非洲的历史和许多不同的文化”。 BM正在尽其所能,并设立了一个名为“非洲制造”的展览,事实证明这是极简主义博物馆学的硬道理。精美呈现的只有三个物体,三个来自奥尔杜瓦峡谷的手斧,供我们奉献。的确,我们被告知,其中一个物件是Olduvai Gorge的一把小斧头,“是大英博物馆中最漂亮的物件之一”。它不是火石手斧,而是由石英制成,具有“迷人的紫色紫水晶带”。标签上写道:“它显示出一种艺术感的开始吗?”

的确,博物馆中还有其他构成非洲主题的物品,特别是在钱币和奖牌画廊中展示了来自非洲的金钱,而其他画廊中都有单独的物品。然而,人们无法回避这种印象,就像在《土耳其人》展览中一样,这基本上是布莱尔派政治。这个词已经消失了:将2005年变成“非洲”年,而BM则乖乖地按照政府的指示去做。


本文摘自《世界时间史学》第10期发表的全文。 点击这里订阅